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>要闻要情>足球平台播报

【凡人好故事】丈夫去世 两孩子脑瘫 湘潭单亲妈妈撑起一个家

来源:湘潭足球平台网   编辑:蔡丽娟   时间:2017-10-12

  

  郭利群和孩子们一起制作手工艺品。图片来源:湘潭日报社全媒体 记者 罗韬 摄

  郭利群,今年47岁,家住高新区板塘街道西塘村。

  郭利群有两个儿子。大儿子戴子坤,23岁;小儿子戴种寅,17岁。两个儿子都患有严重先天性脑瘫,四肢畸形,平常只能靠坐在小椅上,用手搬动椅子来代替行走,生活基本无法自理。

  为给两个儿子治病,家里一度负债累累。因不堪生活重负,郭利群的丈夫曾经常常借酒消愁。2008年,丈夫失足从家中楼梯坠下,意外离世,留下郭利群独自照顾两个孩子。

  显然,这是一个很不幸的家庭,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。然而,无论是在郭利群还是两个孩子身上,你几乎听不到对命运的埋怨,有的只是不抛弃、不放弃的坚强信念,是彼此依靠、彼此关心的温暖日常,是对帮助过他们的人、对社会的深深感恩。用郭利群的话说,尽管他们失去了很多,但也因此收获了很多,这未尝不是另一种福气。

  9月20日,我们走进了这个特别的家庭,感受他们平凡、不易却始终积极向上的日常生活。

  “我感冒了,不能靠近哥哥” 

  “妈妈,我手疼……”“妈妈,弟弟手肿了……”

  9月20日上午10时30分,郭利群刚回家,电动车尚未停稳,两个儿子就在屋内急切地呼唤起来。

  因为脑瘫,两兄弟的身体都不好,经常生病,感冒更是家常便饭。戴种寅最近已经感冒一个多星期了,这两天在家附近一个熟识的诊所接受输液治疗。

  当天上午,因有事外出,请孩子的叔叔帮忙一起把戴种寅送到诊所后,郭利群就离开了,留下叔叔陪他打完针后带他回家。输液时,因为戴种寅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双手,导致漏针手肿,有些疼。

  “寅寅别急,给妈妈看看。”郭利群一边轻声安慰,一边飞快地抬起戴种寅的手仔细查看。戴种寅的手指很修长,但没有一根能正常伸直、活动。确定孩子手疼的原因后,郭利群立即跑进厨房烧了壶热水,烫好毛巾帮他热敷。

  在郭利群忙着照顾戴种寅时,大儿子戴子坤一直安安静静地趴在床上,认真做手工串珠。热敷过后,戴种寅挪着小凳子到堂屋一角也准备做串珠。

  问他为什么不跟哥哥一起?小伙子回答:“我感冒了,不能靠近哥哥,等下传染给他了,妈妈照顾不过来。”听到戴种寅的回答,一旁忙碌的郭利群伸手摸了摸他的头。

  郭利群告诉我们,两个孩子偶尔也会吵架,但互相关照的时候更多。特别是因为弟弟比哥哥行动能力相对强一些,在她有事外出的时候,基本都是他帮着哥哥倒水、拿东西。弟弟因为不能自由外出玩耍而烦躁时,哥哥也总会想办法给他安慰。

  “做手工串珠的时候最开心” 

  戴子坤以前还能坐在小板凳上挪着椅子“行走”,现在连做这个都有些困难了,平常基本只能躺或趴在床上。

  串珠是个精细活儿,戴子坤做起来明显有些吃力,每穿一颗珠子都要费点时间。戴种寅串珠看上去比哥哥要轻松,但也不容易。他“吹牛”说,自己一分钟就能串好10颗珠子,但一分钟过后,绳子上还只有3颗。戴种寅说,“吹吹牛,可以给自己打气。”

  两兄弟都说,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做手工。“做手工证明我们也能做事,也能凭自己的力气挣钱,帮妈妈减轻负担。”

  串珠是志愿者教他们做的。多年前,残疾人摄影师杨力田听说了郭利群一家的遭遇,通过摄影把他们的故事告诉了更多的人。了解他们家的情况后,来自社会各界的爱心人士纷纷向这苦难的一家伸出了援助之手,经常到他们家来看望慰问。有的教两兄弟读书认字,弥补他们不能走进校门的遗憾;有的陪他们聊天讲故事,让他们知道除了家门口的这片天地,外面还有一个很精彩的世界。每次志愿者到来,家里就像过节一样热闹。

  “他们很想出去,喜欢跟人交流,但每次出去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就得回,还不敢喝水,因为在外面如厕不方便。志愿者的到来,给他们打开了一扇窗。”说起这些年来,一批又一批的志愿者以及爱心人士给两个儿子提供的帮助,脸上总是挂满微笑的郭利群湿了眼眶。

  两兄弟年龄渐长,志愿者教会了两兄弟做手工串珠,让他们掌握一门简单的谋生手艺。两兄弟学得很认真,但因为手指活动能力有限,只能做一些简单的花样。现在,通常是他们负责打好底,剩下的就由郭利群完成,成品由志愿者拿出去义卖。

  “努力让孩子过好每一天” 

  在郭利群家厨房一角,堆满了冬瓜、南瓜等各色蔬菜。这些都是郭利群自己种的。因为两个孩子不能离开自己,郭利群没有办法长时间出去工作。很多时候,一边照顾孩子,她就一边在家门口的菜地里精心耕种。收获的蔬菜除了自己吃,大部分拿到了附近的农贸市场售卖。

  这一天中午的菜是素炒藕片、素炒青菜和萝卜皮炒肉。萝卜皮是郭利群自己晒制的。两个孩子都很瘦,郭利群总是变着花样做吃的,让他们多吃一点。两兄弟都喜欢吃肉,所以哪怕只是一点点,郭利群也尽量保证每天桌上能见荤腥。

  饭后,两兄弟准备午休,郭利群则拿起了手机。除了卖菜,郭利群还在家附近的小区兼职做些钟点工。因为两兄弟日常医药费用不低,加上经常想给孩子们吃点好的,为增加一点其它收入,几个月前,在志愿者的帮助下,郭利群还学着做起了微商。尽管有些累,但郭利群说,只要能让孩子过好每一天,再累也甘愿。

  家里的床都分成了两个区域,一边垫着床单,一边铺着凉席。郭利群说,因为两兄弟的腿经常疼,加之容易受凉,所以不能睡凉席。说话间,戴子坤腿疼难受得呻吟了起来。郭利群坐在床头,轻轻地帮孩子按摩,这样的场景每天都要上演多次,有时候是白天,有时候是半夜。白天,两个男子汉一难受就会喊妈妈,但晚上总是先忍着,直到实在忍不住了才会喊醒妈妈。

  翻开郭利群的朋友圈,除了商品推介,更多的都是一些关于兄弟俩,关于志愿者以及生活感悟的记录。其中,2017年5月20日的一条,是她带着两兄弟参加一个公益活动时发的,上面写着:“我们真是好福气,有这么多人关心和爱着我们,帮助我们。感谢所有的好心人,因为有你们,我们生活得很幸福。”(湘潭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曾晓蓉)

打印】 【关闭
http://www.vxiaotou.com